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8800-002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企业动态 > 中兴通讯“未来档案”:无人驾驶、机器人、太空科技

中兴通讯“未来档案”:无人驾驶、机器人、太空科技

发布时间:2015-01-21 来源:中工招商网 525

  5-10年内,无人驾驶的汽车将会出现在曾被认为“堵车一小时即会造成全球PC供应短缺”的广深高速上,这条20年来连结中国制造与全球IT产业的繁忙运输线将因为越来越多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变得更环保、安全、高效。

  在中兴通讯副总裁、公司战略规划部总经理孙枕戈看来,这个预见已经不需要再推敲,而另外一幅场景,则会出现得更早——主妇外出购物,车至商场门口,下车、优雅按动手机按键,座驾自行至车库找到车位停泊,与此同时,汽车开启车内安装的充电接收线圈,与停车场埋于车位下的无线充电设施进行联接,开始对汽车进行补电。1小时后主妇现身商场大门,汽车补电已经完成,手机轻松召唤爱驾,绝尘而去。

  “在深圳,我们估计3年就能实现”孙枕戈说。除了汽车无线充电、自走式机器人、太空科技等前沿科技项目也将进入公司CGO实验室的视野。其中大功率汽车无线充电已经成立运营公司,引入电网公司开放经营:“财务是不允许预测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是‘百亿’以上量级的产业机会。”

  孙枕戈,中科院电子工程学博士,1998年加入中兴通讯驾驶,历任中兴技术中心主任、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公司战略规划部总经理。孙枕戈在中兴的16年,完整经历了中兴通讯从2G到3G“弯道超车”快速崛起挤入全球5强的全周期,2012年中兴遭遇行业瓶颈陷入亏损之后,孙参与公司“而立之年,从头思考未来”的M-ICT战略设计。

  他透露,公司方面认为,不只是对中兴通讯,对中国企业的另一个可以弯道超车的“大势”已现:

  机会隐藏在解决一些“世界级”的问题与矛盾中:“通讯流量增加几乎是一年翻一番,10年将近100倍,但是流量翻翻后的结果是通讯企业只能维持个位数的业绩增长”——如何破解“增量不增收”的局面?

  “大势”还掩藏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大多数行业都面临增长乏力的难题,“人均GDP过了七八千美金居民通信消费的增加就基本封顶了,美国、欧洲都是这样,中国也马上会面临这样的局面”,孙枕戈说,如果眼光放大到通信行业对世界所有行业的支撑,那么局面就会打开,政企业务会是电信运营行业的下一个大金矿。企业是投资实体,如何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和模式提升降低经营成本;同时提高管理效率、延伸业务边界?

  中兴通讯对“下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判断是,网络经济从虚拟时代步入了实体,工业互联网时代正在落地,并很快会在各个领域产生经济收益,制造业发达、实体产业需求活跃的中国将率先受益。

  仿佛是最坏的时代,又依稀是最好的时代。

  10月23日,中兴通讯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显示,1-9月公司实现营收588.01亿元,同比增长7.78%,净利润18.32亿元,同比增232.04%。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中兴2012年受制于全球电信行业增长瓶颈陷入大幅亏损一年后,连续三个季度营业利润转正。公司预计,2014年全年盈利最高至28亿人民币。

  中兴通讯1985年创立,2015年步入而立之年,中兴的成长周期覆盖了全球通讯行业极速成长的历史,“通讯行业一直火了30多年,无论是运营、社会制造、新技术,可以说直到目前都仍是所有的行业里面最活跃的,但是这个行业发展到今天以后出了一些问题,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行业不行了,而是整个经营模式出了问题。”,孙枕戈说,中国企业中兴、华为的异军突起,为“拉平世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通讯业从一个富人的游戏变得平民化,并从而推动了全球互联互通的速度和效率,“全球70亿人口,但已经有70亿终端在被使用”,北京、上海人手两部终端现象普及,移动渗透率已经接近200%。尽管需求旺盛,但通讯行业从2012年来也进入了实际的阵痛期。“美国一户家庭为通讯的支出每月为300美金,无论是有多少部电话,你让他从300涨到400美金不再有可能,这造成了运营商的困难,运营商困难,我们也跟着困难”。

  中兴为此痛苦寻路至第三年,一条更清晰的路线被描述出来:

  “我们去年7月开始讨论,今年8月确定了M-ICT为中兴未来战略”,M即Mobile移动互联之意,在孙枕戈眼中亦有Man人之意,M-ICT即在一个面向移动、全面跨界融合的信息时代,推动与解决基于企业、人、物体间高频、紧密、平等的互联与交易,使之路径更短,更便利,投入产出更有效率,组织更扁平化。

  “解决了大问题的是大战略,解决小问题的是小战略”,孙枕戈说,短期来看,电信业被管道化之后能快速为运营商、网络设备商带来增量的解决方案是共同挖掘数据流的价值,向B类客户提供增值服务,比如“你用手机上网买东西,淘宝是愿意给你付流量费的;你用手机炒股,证券公司为你支付所有的流量费用。”

  中期看,能给中兴带来的确定收益增量的,则是政企网,同样,也是向B类客户挖掘价值。因为无论是从管理的扁平化,用户服务的易用,还是从企业的投入产出比来看,企业和政府的“数字化”仍然是一个潜力巨大待采的金矿,不仅如此,政企在该领域的投入已经有了相对紧迫的动力:首先从完全自我采购服务器、交换机,建立封闭的企业网,向利用“外网”互联,建立一张更畅通、成本更低的虚拟专网,是必然趋势;其次,面向用户,移动化、智能化迫在眉睫。

  “未来我们希望能达到运营商市场、终端、政企网三均天下的局面”——这更符合中兴对自己下一个巨变10年中的角色定位,因为,如果说,前30年,中兴的成功来自于“抓住全球电信用户从0到50的大趋势”,接下来的机会,将更多来自于,未来10年世界从100亿人与人的联接翻升为1000亿人与物、物与物的联接带来的所有想像。

  “数字洪流就像山崩海啸一样,会冲垮原来存在的诸多行业边界,洞穿原有的商业模式。这种跨界洞穿在信息产业内部表现为IT、CT、Internet成为一体,而在传统行业来说,就是信息产业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由此导致的生生死死无处不在。”中兴通讯刚刚发布的战略宣言如是写道。

  上个10年,已经或正在作别舞台的阿尔卡特、西门子、诺基亚音容仍在,如果场景拉长至后10年,从更长期看,2015年的生死画面又将如何?中兴的战略仅止于为企业与政府进行数据挖掘和网络升级吗?

  中长期画卷,“酷”经济落地,跨界与融合

  “您刚才讲的是最近两三年中兴的战略,如果把我们看得更远,5年,10年,中兴的战略又是什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追问孙枕戈。

  这恰是中兴最为隐密的“未来档案”。

  1个多月前,中兴通讯基于其M-ICT战略更长远的未来计划,小露端倪。继与东风汽车[1.51% 资金 研报]在襄阳启动了中国第一条大功率无线充电公交商用示范线后,10月23日,中兴接着发布了他的“全球第一个无线充电城市微循环公交解决方案”,并宣布与蜀都客车携手研发全球第一辆无线充电社区纯电动客车,彼时,出任中兴新能源汽车董事长的孙枕戈对外表示,通讯+大数据+移动支付等服务,将是公司发展“车联网”增值服务的核心布局。

  孙枕戈认为,万物互联命题之下,跨界与融合的能力将决定下一个经济周期“谁能生、谁将死”。

  比如,中兴通讯的大功率汽车无线充电解决方案,中兴的优势除了要解决纯技术的参数,例如降低辐射问题、导电安全性问题、充电效率问题,“有线充电别人能达到92%-93%,我们的无线充电已经能达到90%,甚本相当”——之外,决定无线充电能否在城市社区、商场、停车场普及的核心,是解决便利易用、多点互联等问题,而不是目前新能源车充电桩所采用的传统“点对点交易”模式——这需要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能够联通电网、服务企业(如商场)、通讯、手机终端等——这恰是通讯企业的优势,中兴熟悉端到端的解决方案,熟悉运营商,并有成熟终端服务。孙枕戈认为,制约第一代新能源充电桩普及的重要原因,是其运营方式通过“融合”、“跨界”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达到简单、易用,“深圳已经是全国充电桩布得最密集的城市,但到目前也就是80个左右,因为它还只是传统的‘点对点的交易’。”

  在中兴的“未来档案”中,跨界与融合是为主导。孙透露说,同在“车联网”这一大战略方向下的还有“自动泊车”,通讯定位是其核心能力,因为整体解决方案的突破,“估计3年时间就能实现”,与此同时,已经在预研阶段当中的还有“自走式机器人”。

  按照中兴规划,不久之后,用于港口代替人工作业的机器人将会普及,这些机器人将能通过通讯定位等技术,精准完成规定作业,同时自行解决补充电源等行为。自走式机器人用途很广,还可以用在物流公司的装卸工作中。

  据透露,中兴的太空科技相关的前沿项目也在预研中,该项目在通讯层面上,可以解决特殊环境下通讯互联问题,同时还可以在多个行业广泛应用。

  “过去,这些可能不是我们的核心战略,但是在M-ICT万物互联战略下,这些都将成为我们的核心业务。”

  新周期,大使命

  企业兴则国兴,国运背后是企业的命运,1997年登陆A股,一直扮演了中国上市公司科技龙头角色的中兴通讯(000063),是“新常态”下中国产业转型的一面镜子。

  像中兴通讯、华为这样,在上一拨经济与科技浪潮中初步实现国际化的中国企业,是否还能在下一轮经济周期中重现“弯道超车”的相似机遇?

  借今年发布公司战略之际,中兴通讯将此前公司的预研部门升级为公司CGO(Cool,Green,Open)实验室,并纳入公司战略规划部统管,其中Cool即对用户需求的“极致”解决,Open即开放、跨界、融合。“以前预研部门就是只做技术研发,纯技术和产品预研现在看越来越不能解决行业的问题,都是要在技术创新加上商业模式的创新,还有加上好多创新,单纯技术创新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孙枕戈感慨说,单纯技术创新的黄金时代,已经让位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X创新。

  跨界下的 X创新会带来更多机会吗?

  孙枕戈的回复是确定的,不仅如此,他认为是否具备以及多大程度上具备跨界、融合创新的能力,将决定未来企业和国家的兴亡。他举例说,中兴这两年为中国金融、能源、医疗、教育等政府及企业市场提供的“数字专网”整体解决方案,最早出现于2008年中兴为美国企业客户度身定制,2010年前后终因美国政府以“网络安全”为由,将中国两家公司拒之门外。“至今美国仍然提供不了类似的解决方案”,孙枕戈说,原因极为简单,盘踞北美的网络服务提供商爱立信、思科、北电等仅有“网络”端业务,欠缺终端业务,这种业务的分割,决定了其无法在以融合、万物互联为特征的移动互联时代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这里隐含了中国企业的机会。

  “有些事只要大势看好了以后,总是有非常多的道路可以绕过一些障碍。”在谈到大历史机遇时,孙枕戈如此表述说,“比如说金融,你搬迁掉原来的设备和客户大数据,所谓去IOE(IBM、Oracle、EMC),不是行政命令就可以达成的,没有一家银行会脑子发热,这是对储户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孙枕戈认为,从趋势来看,像上一代网络2G到3G再到4G演进中,华为、中兴逐步搬迁掉阿尔卡特等百年巨人的网络历史,未来还会在企业网市场重演。因为“企业网”融入万物互联网的趋势已经注定。

  在这个过程中,上一代的网络厂商作为既得利益者,其创新动力缺乏,“这个趋势来了之后,新增业务可以用新的方式逐步往上切,先行者就可以先走了一步。蚂蚁搬山,一个大山你搬不走,但是一点一点的总是会搬走的。”孙枕戈说,大数据很难瞬间搬迁,但是趋势不可阻挡的,谁的解决方案更代表融合、万物互联方向,更能降低企业投入成本、提高效率及管理扁平化,谁即是未来。

  他还举了京东、淘宝之于EBAY、亚马逊的案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证比较于“美国解决方案”,“中国解决方案”开始逐步显示出其独特优势,它的根本原因是“所有的创新都来自于需求,创新点永远不会超越需求,需求强对创新驱动力越强。”,孙总结历史说,“欧美以前社会发展程度比中国高,所以过去很多需求是从美国、欧洲先产生,是欧美先有需求,发展中国家才有需求;现在发展过程中有点不一样了,中国开始有自己独特的需求,并且有许多需求,中国有美国没有,哲学家说过,一个社会需求比十所大学都重要”。

  中兴通讯的战略观点认为,接下来的经济周期,中国市场“独特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多,这些需求将为中国企业创新注入原动力。例如新能源市场,由于中国城市人口密度、环保压力远胜欧美,故而中国在发展新能源产业的“需求动力”则更强,“因为美国没这么急”,历任中兴通讯美国公司CEO的孙枕戈说,“你看美国的柴油车、汽油车都还可以继续发展得很好,因为他们没有中国这么强的压力,但是需求强烈的地方才有创新,需求不强烈,创新动力肯定不强”。

  这也是中兴无线充电、无人泊车等车联网项目商用化进程快于欧美企业的原因。“宝马、奔驰也在做,但是,除了功率、效率、安全、距离等单纯技术指标之外,其它的解决方案,欧美企业一看就傻眼了,因为他们只针对一辆车一辆车做解决方案,而我们一上来就不是针对一辆车,是针对一个社会、一个深圳市,甚至全国。北上广深都是上千辆车,这是一个‘全城大我’的概念,解决这个需求,宝马奔驰们做不到。”

  基于这个认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兴通讯对其全球实验室的分布,已经不再那么倚重欧美等国,从数量来看95%已经放在中国,其余分布在美国达位斯、硅谷、新泽西、亚特兰大,瑞典与法国巴黎、印度等地。

  “以前我们比较迷信欧美科学家,现在没这么迷信了”,孙枕戈说。这些市场与企业的变化,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对未来中国在新常态下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的转型与调整,影响深远。

返回列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