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1620-628

当前位置: 中工招商网 > 资讯首页 > 重庆资讯 > 重庆经济凭什么继续高速发展?答案来了

重庆经济凭什么继续高速发展?答案来了

发布时间:2019-09-19 来源:重庆日报客户端 360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重庆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经济总量迅速扩大,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经济效益持续提升,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有力地支撑了全市国民经济发展。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重庆通过深入实施“工业强市”战略,推动工业在转型升级中多元发展,构建起汽车、电子产业双轮驱动,其他支柱产业多点发展支撑的现代工业体系。

当前,重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大数据智能化创新为引领,为加快建设“智造重镇”和“智慧名城”蓄积新动能、创造新优势。重庆正向着高质量发展目标迈进。

万盛经开区平山产业园区的福耀万盛浮法玻璃有限公司自动化生产车间.jpg

▲位于万盛经开区平山产业园区的福耀万盛浮法玻璃有限公司自动化生产车间,机器人正在紧张生产。近年来,万盛积极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全力培育新型材料、装备制造、医药健康、智慧制造四大主导产业,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本报资料照片)特约摄影 曹永龙 通讯员 娄亚梅 摄

四个阶段特征 见证重庆产业崛起

“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庆工业在摸索中奋起,先后经历了稳健基础、重构体系、变革转型和调整结构全面发展这四个发展阶段。”市统计局负责人表示,经历了不同阶段历练,重庆工业实现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腾飞。

1949年-1964年,是重庆工业百废待兴、稳步崛起的阶段。新中国成立当年,重庆共有工业企业约2000家。在“一五”“二五”期间,国家加大对重庆投资力度,组建了重庆电器、重庆仪表等一大批工业企业。至1964年底,重庆工业企业数量达到4700家,形成以机床工具、仪器仪表、汽车配件等为主体的制造业体系,成为国内重要工业基地。

1965年-1979年,是重庆工业在“三线”建设中快速壮大的阶段。在“三线”建设时期,国家向重庆迁移了200多个工业转移项目,包括西南铝、西南合成制药等大型企业都在此期间落户来渝。重庆成为全国重要的兵器、民用机械、医药、化工等生产基地,形成了重型工业结构特征明显的工业体系。

1980年-1996年,是重庆工业乘改革开放之势进行深度变革的阶段。改革开放后,经历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重庆工业不断变革,80年代初,重庆成为首批全国综合经济体制改革试点城市,推动了工业化快速发展,同时军工企业首开全国“军转民”先河,如嘉陵、建设摩托和长安汽车等企业走向市场化得到快速发展,全市主要工业品产量大幅增加。

1997年-2018年,重庆工业进入以直辖利好推动跨越式发展的“快车道”阶段。在这一阶段,重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平均每年增长15.4%,其中1997年-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等影响,这一时期工业增加值平均每年增长6.4%;2000年-2011年,随着西部大开发、国有企业改革等政策实施深化,全市工业迎来发展黄金期,期间工业增加值平均增速提高到20.7%;2012年-2018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及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重庆工业领域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快,全市工业经济进入平稳发展时期,期间工业增加值平均增长10.4%。

西永微电子产业园.jpg

▲西永微电子产业园,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展示一些FPGA技术的应用。记者 齐岚森 摄

破除无效供给 为新兴产业腾挪空间

自2011年起,由于产品结构与市场需求错配、折旧成本和财务成本高、生产效率低下、人才流失严重、钢铁市场持续低迷等原因,重庆钢铁有限公司陷入困境。

2017年底,重庆钢铁完成司法重整,从产品结构、产线配置、工艺流程、成本控制等供给侧端口重塑企业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解决了此前企业存在的质量、效率和动力问题。

2018年,重钢经济指标全线飘红——当年度企业共销售钢材604.64万吨,实现营业收入226.39亿元,同比增长71.03%,实现利润总额17.59亿元,同比增长449.93%,企业生产经营步入良性循环,重庆钢铁也由此成为了我市工业领域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范本。

重钢长寿厂区.jpg

▲在重钢长寿厂区,自动化生产线正全力运行。记者 罗斌 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即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将发展方向锁定新兴领域、创新领域,创造出新的经济增长点。

为此,在2018年,重庆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破除无效供给,为优质产能腾挪发展空间——这一年,重庆商投集团实施重组整合,分类处置近100亿元有息负债;重庆粮食集团通过市场化重组逐步化解208亿元债务;重庆能源集团组建渝新能源公司,对优质煤电资产进行重组整合等。

在破除无效供给的同时,重庆还切实增加有效供给,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

2018年初,紫光集团和华芯投资在渝共同成立国芯集成电路公司;随即华润微电子在渝设立国家级功率半导体研发中心,重庆万国半导体12英寸功率半导体芯片制造及封装测试项目进入试生产;当年末,全球顶级半导体公司英特尔将其编程芯片创新中心落户重庆……

在这些重大项目支撑下,重庆已初步打通“IC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原材料配套”集成电路产业链,形成“硬件制造—软件开发及系统集成—运维服务”物联网发展格局,构建起“研发—测试—制造—集成—服务”智能产业体系。

来自市经信委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全市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预计实现产值4415亿元,同比增长17.8%。集成电路、新型显示、物联网、机器人及智能制造装备、新材料、高端交通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及智能汽车、节能环保等10个产业均实现增长。

植入智能因子 传统产业加快转型步伐

“有了机器人,现在我一个人能干以前四五个人的活。”在重庆红江船用柴油机核心部件数字化生产车间,张正道如是说。

作为技术工人,在红江机械从业20年的张正道,已适应了从手拿焊枪、扳手到操作机器人的转变。

与张正道一样,重庆綦江齿轮传动公司生产线机加工组组长全虹宇,每天只需操作生产实时监控系统,点击“柔性线生产加工计划”,选取“零件”“工序”等指令,就可完成生产任务命令下达。

作为西部工业重镇,重庆制造业门类齐全,覆盖了机械、电子、汽车、装备、化工、冶金等产业。近年来,在国家系列重大战略和政策措施的推动下,重庆着眼本地资源,加快推动传统制造业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步伐。

比如全市汽车工业“领头羊”长安汽车,很早就在汽车制造智能化、新能源化领域发力。

继发布新能源战略“香格里拉计划”后,2018年8月,长安汽车又发布全面向智能化转型的“北斗天枢计划”,提出到2020年将不再生产非网联新车,到2025年实现100%语音控制,L4级智能驾驶产品上市。

“随着大数据智能化与产业发展融合,不断推动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市发改委负责人表示,已有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从人工制造迈向智能制造。

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全市累计实施智能化改造项目825个,其中2019上半年实施622个,带动工业技改投资同比增长50%。在实施智能化改造的试点市级示范项目中,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68.7%,产品不良品率平均降低38.6%,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0.8%,单位生产能耗平均降低17.2%。

加快建设“智造重镇”和“智慧名城”

在刚刚闭幕的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重庆提出集中力量建设“智造重镇”和“智慧名城”。

世界500强企业,国内知名科技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集团,已连续两届参加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2019智博会上,阿里巴巴与渝中区、乌巢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将在该区落户阿里数字经济产业园……一系列举动透露出,重庆正成为阿里巴巴智能化发展战略布局的重要目的地。

礼嘉智慧体验园5G馆.jpg

▲在礼嘉智慧体验园5G馆,体验者通过5G网络感受VR网球应用。记者 张锦辉 摄

正如阿里董事局前主席马云所言,“重庆的机会是我们每个人的机会。”

2018年3月,《重庆市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8-2020年)》发布。在行动计划引领下,一批本土智能企业如中科云从、海云数据等快速崛起,不断跻身国内“第一阵营”。与此同时,重庆本地还迅速形成一批各具特色的大数据智能化产业平台,如两江新区数字经济产业园、渝北仙桃数据谷、南岸中国智谷、渝中区块链产业创新基地等。

接下来,重庆还将深化与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华为等智能企业合作,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集成电路、智能超算、软件服务、物联网、汽车电子、智能机器人、智能硬件、智能网联汽车、智能制造装备和数字内容等12个智能产业,规划建设数字经济产业园和一批智能园区、智能化工厂、数字化车间,推动智能技术转化应用和产品创新,培育出有竞争力的智能产业集群。

市经信委主任陈金山表示,当前重庆智能产业企业超过3000家,智能产业体系初步构建形成。连续两年成功举办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重庆全市上下形成了浓厚的建设“智造重镇”和“智慧名城”的良好氛围。无论是政府在谋划产业发展还是民生改善,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在确定科研方向还是人才培养,企业在实施新项目投资还是旧产能改造,都共同聚焦智能化这一主题,智能化发展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以加快建设“智造重镇”和“智慧名城”为新契机,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正逢时。

与企业共同进步

讲述人:长安汽车公司发动机维修工张永忠

在江北北滨路上,位于嘉华大桥与在建的红岩村大桥之间,有几栋老厂房和几根老旧烟囱,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曾是国营江陵机器厂厂区。1983年,我从部队转业进入这家工厂,当了一名木工。

当时国营企业对职工的工作业绩不计件也不计时。同样是做一个木器,别人认为只要做好交差就够了,但我总会想方设法做得精致一点、准确一点、美观一点。

1984年,江陵机器厂“军转民”,开始装配和生产汽车发动机。我和其他几位木工、漆工、钳工同事一道,转岗做起了发动机装调工作。

微车,是上世纪80年代重庆工业经济提档升级的标志性产品之一。当时,厂里把从日本进口的发动机整套散件打开后,由翻译人员对照说明书,将那一大堆叫不上名字的零件一个个翻译出来。然后我反复看、反复记,最终像背书一般将零部件准确地刻入脑海。

1984年,第一批微车出厂,标志着我国汽车微车时代开始。而这批车搭载的,正是由我和同事们纯手工装配的发动机。

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汽车产业工人,我深知中国汽车产业每一点进步都来之不易,中国人要造成自己的汽车,首先要逐步实现零部件的国产化。记得最早前,我发挥在木工方面的特长,用木头、纸板,甚至是竹片辅助车间进行零部件生产。

1994年,长安与江陵两家企业合并。此时,长安汽车加快了从生产微车到合资品牌轿车,再到自主品牌轿车的跨越。我在见证企业跨越式发展每一步的同时,也深感时代的紧迫压力,对我来说都是挑战,必须不断磨砺技术。

经过日积月累,我逐渐练就了一手“硬功夫”,比如能从发动机尾气中“闻”出不同气味,从而发现发动机运转时不同工况下的异常情况,而且一台工作中的发动机只要产生异响,通过声音辨别我大致就能知晓其中的毛病并“对症下药”。

在长安汽车公司从业至今,我最自豪的,是攻克了G系列气门调整螺钉。2003年,我发现厂里生产的发动机气门调整螺钉合格率偏低,于是找到日本工具公司,但对方提出要将相关部件资料运回日本开发,并且不保证解决问题,还需支付昂贵的维修费用。

当时我就想,没有外国技术,难道我们自己就干不成吗?于是我和同事们夜以继日研究、画图、试验、修改,方案多次推翻重来。最终,一个又快又能保证质量的螺钉专用工具研制成功,投入使用后让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如今,在具备过硬技术作为保障的前提下,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必然需要推动高质量发展——在改革开放初期,长安汽车由做小型低端车进入市场,在21世纪初转型生产乘用车,当新科技革命来临,企业要从传统汽车产品向新能源和智能化汽车转型,从传统汽车企业向科技服务型出行解决方案企业转型。当前科技发展为传统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机会,而伴随高质量发展的企业要求,汽车产业工人也要与时俱进,共同进步。

数说重庆工业

2018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20690.04亿元,是1949年工业总产值6.04亿元的3425.5倍;2018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536家,而1949年全市无一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只有2000家乡及乡以上的工业企业。

重庆工业经济总量实现第一个百亿元用了30年,从百亿到千亿用了23年,从千亿到万亿用了10年,突破2万亿只用了4年。

1949年重庆工业占地区经济的比重为18%,经过“一五”“二五”和“三线”建设,特别是直辖以来新型工业化和重化工业增长周期的带动,重庆工业化水平稳步提升,2018年全市工业占地区经济比重为29.5%,比新中国成立初期提高了11.5个百分点。

1949年,重庆钢材、水泥和卷烟产量分别只有0.61万吨、0.53万吨和8.9亿支,发电量仅1.2亿千瓦时;

到“三线”建设末期,重庆基本建成覆盖交通设备、石化、仪器、机床和矿山设备及标准件的工业格局,铝材、汽车、化学药品等部分主要工业产品实现零的突破,钢材与水泥产量分别为1949年的82倍和181倍;

直辖后,随着工业企业生产能力逐步提高,全市重点工业品产量大幅增长,到2018年,全市发电量、钢材产量和水泥产量分别是1949年的692.1倍、1947倍和12410.5倍

2018年,全市汽车、微型计算机和手机产量分别为205.04万辆、7074.08万台、18868.17万台,分别占全国总产量7.3%、23%、10.5%,同时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2.43万辆,光缆产量达到135.64万芯千米,锂离子电池产量达到3.63亿只,印制电路板产量达到740.37万平方米,工业机器人产量达到2917套。

为适应“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融合发展趋势,重庆大力实施以智能化改造为重点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2018年以来,累计实施智能化改造项目825个,推动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68.7%,产品不良品率平均降低38.6%,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0.8%,单位生产能耗平均降低17.2%。

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重庆不断加快完善制造业创新体系。截至2018年,全市规模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增长13.9%,研发投入强度提升至1.48%。

以永久落址重庆的智博会为平台,重庆加快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先后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举办2届智博会,为发展大数据智能化搭建了交流思想、分享经验、深化合作、共谋发展的重要平台。

围绕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求,重庆巩固提升“芯屏器核网”全产业链智能产业集群,截至2019上半年,全市集成电路产量增长3.9倍,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2倍,“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原材料配套”集成电路产业链进一步完善,“光学材料—玻璃基板—液晶面板—显示模组”新型显示产业链进一步壮大,“整机+配套”及“生产+检测+供应链服务”智能终端产业体系基本形成。

图说重庆

重庆不同年份的主要工业产品产品对比.jpg

不同年份的重庆工业企业所有制结构占比情况.jpg


来源:重庆日报客户端

记者:郭晓静  夏元 

数据:市统计局、市经信委

编辑:王君

校对:柏云辉

审核:刘咏

声明:本文旨在传播优质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从上面的重庆数据可以看出,重庆本市的工业制造业发展从规模上来看,规模以上企业并不是特别多,但是其上升空间与十分大的,而重庆经济的发展也在侧面反映了,智能制造转型升级中,重庆所取得的成果与成就是瞩目的。

重庆九龙坡森迪时代产业基地正为重庆转型升级企业提供优质生产基地的产业园区,重庆九龙坡森迪时代基地位于九龙坡区西彭镇森迪大道,以机械装备及加工、汽车零部件、电子科技、金属材料等产业为主;总投资达20亿元园区内配套有行车/消防设备/水电/大型停车场/办公室/员工食堂/天然气。主要招商产业有; 机械装备及加工、汽车零部件、电子科技、金属材料等产业为主;十分契合重庆工业制造业升级发展的企业,了解更多信息,可拨打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1620-628咨询。

了解更多项目详情,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重庆九龙坡森迪时代产业基地隆重招商

重庆九龙坡森迪时代产业基地.jpg

更多产业园区招商信息,可拨打下方热线咨询:

市县招商、产经、园区.jpg

返回列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