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8800-002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产经新闻 > 产经动态 > 张江新定位:创业服务业集成商 做大高科技投资

张江新定位:创业服务业集成商 做大高科技投资

发布时间:2016-01-04 来源:东方早报 329
  如何通过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自贸区扩区的“双自联动”,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核心区,是张江乃至整个上海都在热议的话题。
  随着最近股价掀起新一轮上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这一年着实吸引了不少投资者的目光。
  张江高科的母公司张江集团正是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开发主体。2015年,刚好是张江高科副董事长、总经理葛培健到任的第一年。葛培健本以为会在上海浦东路桥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做到退休,而调任到张江高科后,一系列转型任务等待着他。
  “把张江高科放在传统房地产板块的话,它和金桥的高档住宅区、陆家嘴的CBD(中央商务区)肯定是没法比的。”5月20日,葛培健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表示,“‘张江高科’要实至名归,在上海科创中心核心区的建设中扮演创业服务业的集成商。这个定位还需时间来验证。”
  所谓创业服务业集成商,葛培健的解释是,就是要改变以往单纯粗放的物业租售关系,转而寻求与创业者的共同发展,通过为创新创业者提供各种服务,整个相关资源,来促进这些企业成长,张江高科本身再通过产业投资、产业集聚等方式实现与创业者的共赢。
  葛培健说,创业服务业的集成商这一概念有三个维度:一是时间维度,要成为创业企业的“时间合伙人”,在企业生命全周期内,通过自营或他营,为不同阶段、不同规模的创业企业提供服务;二是产业维度,张江立足“医”和“E”(医药和集成电路)两大产业;三是服务维度,以物理空间、产业投资、政府资源、资本市场为服务对接口,为创业企业提供全方位的集成服务。
  创业企业的“时间合伙人”
  东方早报:我们都知道,张江高科的母公司张江集团是张江园区的开发主体,当然也承担着服务园区企业的重任,但是你们又是一家上市公司,需要国资保值增值,在这个转型期,公司如何来定位?
  葛培健:张江高科从传统理解是房地产板块,实际上上海证券交易所没将它作为房地产板块,而是作为综合类。而所有的券商都把我们放在房地产板块进行分析,这种分析肯定是低于金桥的高档住宅区,低于陆家嘴的CBD地区,是没法比的。
  我认为,张江高科要实至名归,回到高科技投资上来。我们最近通过讨论明确,在科创中心核心区建设中,张江高科可能扮演的是创业服务业的集成商的角色。用形象点的语言,就是为创业企业服务的提供商,这种服务不是单纯的,是集成的,有他营也有自营的。我们以前有一产、二产、三产,有科技金融业,上海金桥有2.5产业,唯独没有创业服务业,我们要做这个角色。
  东方早报:“创业服务业集成商”,应该如何理解这个定位?从比较传统的物业租售盈利模式出发,张江高科在新定位上有什么优势资源可以发挥?又有什么短板?
  葛培健:我认为有三个维度。一个是时间维度,这是指我们参与到创业企业生命的全周期中。通过整合资源,为不同阶段、不同规模的创业企业提供集成服务。这叫时间维度,甚至说我们要成为“时间合伙人”,时间就是企业的生命周期,有孵化,有加速,有股改,有上市,有发展,有调整,有衰败。我们要成为园区创新创业企业的时间合伙人。甚至可以讲,这是B2B模式。第一个“B”就是张江高科,第二个“B”是所有的园区企业。
  第二个维度,产业维度。张江立足两大产业,医药和集成电路产业,这个“医”和“E”是我们要深耕的。因为现在这两大产业集群占上海半壁江山。
  第三个是服务维度。以物理空间、产业投资、政府资源、资本市场为服务对接口,为创业企业提供全方位的集成服务。
  东方早报:这个目标很宏大,你认为张江高科来做这个事情优势在哪里?
  葛培健:总结来看,我觉得张江高科做创业服务业的集成商共有六大优势:
  一是运营产业地产的物理空间优势。这是张江高科的原始资源,我们还有275万平方米的地产物业,这为创业企业落户提供生存基础。在和这些企业的合作上,我们会采取包括股权投资在内的多元模式。
  二是利用产业集群的优势。一个是上面说到的,“医”和“E”的产业集聚,还有张江高科技园区已经建立起来的以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文化创意、低碳与新能源为主导产业,先进制造业、科技金融、医学服务、现代农业为拓展产业的“4+4”产业格局。不同区域之间存在招商引资的竞争,说实话,一个地方一旦形成产业集群,就不怕竞争了,因为相关的物流成本、市场交易成本、产业对接成本自然会降到最 低。
  三是运作产业投资的增值服务优势。这方面张江高科是有专业团队的,这几年通过直投、创投、设立基金等方式,已经参投了诸多项目。
  四是银企合作投资联动的金融资源优势。因为银行认同张江高科的投资眼光,相信我们的风控机制。举个例子,上海自贸区扩区后,中国银行(601988)和张江高科合作了张江片区FT账户首单人民币贷款业务,目前4个亿的资金已经全部到位。这给以后园区内境外资金的使用提供了一个示范。下一步,我们还要继续探索跨境投资融资便利化,争取做改革的探索者。
  五是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通道优势。
  六是整合公共平台资源的集成优势。像我们资产经营部38名员工,他们和园区管委会、各行业协会都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对营造园区创新创业氛围、集聚各类资源都有助益。
  “融合产业地产和投资”
  东方早报:现在上海提出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而张江园区也要成为世界一流园区,在这个方面你们有没有一些新的思考,如何适应新的形势和上海科创中心建设?
  葛培健:我认为就是为产业园区创新创业服务,并且要形成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以前张江高科股价6块多,长期徘徊,已经丧失了再融资功能。什么原因?没有创新商业模式,跟张江高科不实至名归,是一个房地产提供商,而不是创业服务业集成商。
  东方早报:商业模式应该如何理解?因为你们功能特殊,所以很多人认为张江高科不应该过分强调业绩。
  葛培健:现在我们要创新商业模式,我们与陆家嘴和金桥股份最 大的差别是:我们是工业园区、是产业园区,低租金免租金,低地价免地价,然后吸引全世界企业来落地,但是税收不在张江高科,这怎么走得下去?我认为这是商业模式有问题。于是我们一起研究,制定的战略中非常重要的是把产业地产的有形资源转化成产业投资的无形资源。产业地产和产业投资有机融合,产业协同,形成独特的产业模式。
  也就是说张江高科的利润点不在租售环节,我们的价值发现在资本市场,就是我说的跟园区企业B2B,我甚至想探索是不是张江高科跟相关机构(券商或金融机构)搞一个众筹平台,我们来进行第三方权威发布,园区的高新企业通过众筹平台来解决我们创新创业企业的初始期、创业期的启动资金。因为加速期有太多人投,但是初始期没有人投。这叫蚂蚁撼大树。
  东方早报:是否可以理解这是为张江滚动发展找到了一条路?
  葛培健: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的投资团队累计投资了40亿元,并且投资了很多家上市公司,有进入有退出,滚动发展。获得的利润我们可以拿来再投资。这种模式就是健康的、发展的。
  已经投资35个项目
  东方早报:请问你们如何挑选投资标的?有集中关注的领域吗?
  葛培健:张江是一座科技宝山。基本上,只要在资本市场能够上市的公司,我就会投。特别是科技企业,它跟制造业不一样,它的产品生命周期更新比较快,可以说我们就是“为退而投”,也就是变现。更多的是从退出市场这一步考虑,形象点说,我更注重流动性,然后才是盈利性。
  东方早报:比起其他投资机构,你们对科技企业的投资优势在哪里?刚才讲到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通道优势,能具体谈谈吗?
  葛培健:我们拥有银企合作、投贷联动的金融资源优势。就是张江高科投资的,银行也跟着投。我们争取最近跟中国银行签订1亿元人民币额度的协议,我们投资哪家科技型企业,他们贷款一亿额度也跟着投。
  我们还拥有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通道优势。除了主板上市公司张江高科,我们还有创投公司张江浩成100%股权,投资规模25亿元,现在投了14多亿元,同时拥有香港主板上市的川河集团(00281)29.9%股权、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23.25%股份、张江小额贷款19.67%的股份,还有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5.56%股份。
  东方早报:公司已经不是“牛股”安硕信息(300380)的前十大股东之一了,会不会觉得退出的时机有点过早?谈谈如何把握退出所投企业的时机?
  葛培健:这是基金投的,盈利已经可以了。它不是我们决定的。
  可以说说成绩:张江高科累计产业投资40亿元,投资项目大概35个,已经有13家上市了,已退出4家,拟上市的9家,拟报会13家,正在做股改的是1家。
  举个例子,张江高科曾直接投资嘉事堂(002462)2600多万元,2014年通过择机退出部分,已经获取投资收益1.28亿元,现在公司还持有嘉事堂800多万股,而它的股价已是年初的3倍左右了。这就是资本市场带来的收益。去年我们投了1000万元给新三板公司点点客,现在它市值两亿元。最近我们又投资了众人科技,就是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给乌镇提供Wi-Fi安全认证的公司,投了2666.66万元,占10%股份,它未来计划上市。
  投资一批,持股一批,上市一批,退出一批,成为持续的产业投资,这就是张江高科的主业了。
  东方早报:做产业投资这块,你过去的从业经历对张江高科有哪些帮助?
  葛培健:我是浦东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体改办)首任产权管理处处长,做了浦东200多家企业的改制,原来还分管过四大上市公司国有股权。还没有国资委的时候,我是浦东财政税务局首任国有资产管理处处长,对企业特别熟悉。在浦东建设时,公司在融资创新上率先在国内上市公司里面打通“银证保”。
  我对资本市场有特别的敏感度。我们有一个“私董会”,就是张江高科技园区的CEO们定期举行闭门的头脑风暴,这就是投委会的预备会了。在会上将企业的软肋拿出来讨论,我们头脑风暴帮它解决。我每次都参加,就在这个过程里观察一个公司是否值得投。
  东方早报:你去硅谷考察过,张江一直是对标硅谷的,有哪些东西是张江很难学来的经验?
  葛培健:张江一直说要打造中国硅谷,但我感觉,硅谷是不是在张江,这要让市场来说,让投资人、创新创业企业家来说,但我们是按这个目标来努力的。
  硅谷的上空弥漫着创新创业的气味。我当时问他们行政管理区在哪儿?有哪些优惠政策?首先他们没有行政管理区,第二,从政府来说,硅谷最 大的优惠是知识产权保护。
  还有硅谷银行,企业创新创业起步阶段需要美国的硅谷银行,创新创业企业是靠风投来推动的,风投后面是强大的资本市场在支撑。所以我们在争取银企合作,搞投贷联盟,扮演美国硅谷的功能角色。
  重整内部组织架构
  东方早报:你到张江高科任职一年了,新岗位带来什么挑战?
  葛培健:人才队伍,要市场化,团队建设很重要。关键不是引进人才,而是能否留得住人才,这需要文化和机制保障,更需要张江高科领军人物的文化。现在团队呈现低龄化,他们是互联网思维,“去中心化”,我们要倡导一个平台思维,相互尊重,平等包容。
  东方早报:公司给员工的激励机制有什么改变?
  葛培健:号称是国企最难打破的“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我们肯定是要打破的。今年我们改变了公司原有的组织架构,根据现在的业务方向成立了以三个事业部为主的组织架构:产业地产事业部、产业投资事业部、资产经营事业部(针对创业服务),还有1个基金管理公司,基金操盘,引入社会资本,主要做产业地产创新,还有相应的6个职能部门。我们把这10个部门的职位拿出来,在全集团进行竞聘上岗,10个部门负责人都是通过竞争产生的。根据现在的岗位职责、岗位贡献度确定薪资水平。
  现在主要是项目来不及跟,最近有7个项目在同时展开尽调。我们的团队机制还要进一步市场化。比如说,创投增量项目跟投激励约束机制,普华永道专业团队对我们的方案进行评审,由国资委牵头。还有一点,上级管理部门有对企业劳动工资总额的控制,我们现在想要突破,把公司超额利润部分给员工,作为“金手铐”铐住员工。这还要争取董事会的支持。只有强内才能慑外。我们对外做“时间合伙人”,对内要做“事业合伙人”

返回列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