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8800-002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产经新闻 > 产经动态 > 天安数码城 佛山项目等或遭暂缓建设

天安数码城 佛山项目等或遭暂缓建设

发布时间:2015-07-22 来源:时代周报 542

  素有“南天安,北联东”之称的天安数码城集团,正在吞噬因人事震动、业绩下滑而带来的苦果。

  时代周报记者近期接到的爆料称,天安数码城集团已有多名高层员工离职,其中包括该公司的“代言人”—总裁戴宏亮。此外,一份独家内部文件还显示,天安数码城2014年合同销售金额、营业收入、净利润等指标较上年均有不同程度下滑。而公司的销售颓势以及资金紧张,也已经影响到佛山等地项目的推进。

  曾偏安深圳一隅的天安数码城,由深业泰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业泰然”)和香港天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0028.HK,简称“天安中国”)在1990年各出资50%成立,核心业务是城市产业综合体的开发和运营。在国内产业地产领域厮杀25年之后,天安数码城已在全国9个省份13座城市布点。而眼下它正经历的危机,为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茂盛的产业地产投资敲响警钟。

  通过接近天安数码城的知情人士及其离职员工的诸多说法,以及一系列公开文件等,都证实了上述消息的可信度。不过截至发稿,深业泰然及其母公司深圳控股(00604.HK)、天安中国等均尚未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通过电话、邮件发出的信息核实请求。

  天安数码城集团投资发展总监胡清元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戴宏亮先生系因个人原因离开天安数码城。到目前为止,员工离职率与往年同期比并不异常,天安数码城的核心骨干仍在各个工作岗位奋战。佛山等地项目也没有停工。”

  “代言人”戴宏亮遭去职

  在一些公共场合,戴宏亮所到之处言必谈“天安数码城”。他是天安数码城两个传奇人物之一,另一个为创始人马申。

  戴宏亮是天安数码城的“活广告”, 2012年开始,他带领天安数码城展开全国范围内扩张,并从“传统的科技产业园”转型为“城市产业综合体开发运营”。

  他与媒体讨论的话题,多是探寻产业地产春天到来之际,老牌产业地产开发运营商该如何“守业”。在2014年8月举行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发言,这是戴宏亮最近的一次公开亮相。彼时,他依旧在呼吁,产业园开发商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就是在前期资金沉淀较大之下,如何安排园区租售比来回笼资金维持项目正常运作。

  戴宏亮没有等到他自己的春天。半年之后,戴宏亮便从天安数码城总裁的位置退了下来。

  接近天安数码城集团的人士王强(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戴宏亮离开天安数码城非常突然。除了集团核心的少数高层,其他员工事先均不知情”。这一说法,与天安数码城集团官方回应的“个人原因离职”说法并不一致。

  天安数码城的工商档案资料显示,其旗下多个项目公司近期均进行了法人代表变更,均从“戴宏亮”变更为“杜灿生”。时代周报记者同时获悉,取代戴宏亮天安数码城总裁一职的,正是杜灿生。

  据了解,戴宏亮离开天安数码城后,履职天安中国旗下公司。不过,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天安中国方面并未对戴宏亮的工作安排事宜作出回应。

  需要指出的是,杜灿生是港资方天安中国派出的工作人员。资料显示,杜灿生为天安中国执行董事、财务总监,其所擅长的领域是会计和财务管理。这与戴宏亮科班出身、多年运作产业地产的背景截然不同。

  根据王强的说法,“杜灿生虽然取代了戴宏亮的总裁职务,但是并没有太多实权。真正掌握天安数码城话语权的,是深业泰然派到天安数码城的董事长李可”。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天安数码城官方网站“新闻资讯”也发现,在该公司诸多接待各地市省委领导到访天安数码考察、调研的新闻中,2014年年底以前的接待人往往都是戴宏亮;但是步入2015年之后,“集团董事长李可先生、总裁杜灿生”成了新闻的主角。

  时代周报记者同时获悉,除却戴宏亮外,已有多名天安数码城高层人士于近期离职,其中包括天安数码城集团副总裁莫尚炎。据悉,莫尚炎辞职后,目前副总裁一职“空缺”。不过,这一信息也遭到了天安数码城集团的否认。

  “陈柏槐案”后遗症

  “戴宏亮离开,实际上也是香港方面妥协的结果。”已经从天安数码城离职的张伟(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13年开始,天安数码城内部双方股东关系就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随后导致了一系列斗争”。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上述2013年的时间节点,恰与中方股东深业泰然的人事震荡时间一致。

  深业泰然官网显示,2013年3月25日,深圳控股推荐王洪江为深业泰然委员会书记,并由公司总经理升任董事长。就在20天前,彼时59岁的原董事长马新建主持了深业泰然2013年度工作会议,随后悄然卸去深业泰然一切职务。

  坊间对马新建的卸职有颇多猜测。2013年11月19日,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马新建牵扯陈柏槐案的传闻更是不绝于耳。

  2015年4月17日,陈柏槐在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异地审判。判决书也证实了深业泰然的确牵扯到了陈柏槐案。判决书指出,陈柏槐曾滥用职权,向深业泰然非法转让并合作开发国有划拨土地400亩,造成国家经济损失5亿多元。其间,陈柏槐收受深业泰然70余万元贿赂。

  在张伟等天安数码城离职员工看来,上述深业泰然人事震动与天安数码城的连锁反应,则是新任董事长王洪江在2014年年底指派了一名董事长“空降”天安数码城,打破了原先天安数码城董事长由深业泰然董事长兼任、不实际参与天安数码城管理工作的惯例。

  由深业泰然“空降”至天安数码城的董事长系李可。时代周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李可系1976年生人,可谓“年轻有为”。有意思的是,李可在此之前的履历正是深业泰然牵扯陈柏槐案的武汉公司高层。

  在2011年9月8日一则名为“武汉泰然生物谷公司揭牌仪式举行”新闻中,武汉泰然生物谷公司总经理李可主持了这次揭牌仪式。时代周报记者从工商档案资料查询到,上述“武汉泰然生物谷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仍为李可,他同时还担任着董事长兼总经理。

  此外,深业泰然在武汉的全资子公司“武汉市深业泰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李可目前担任该公司董事。需要指出的是,该公司正是陈柏槐贪腐案中,武汉南湖泰然玫瑰湾开发商。

  而世联地产内部一份名为“深业集团客户研究”的文件(2013年2月)则证明,李可曾为上述“武汉市深业泰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而当时担任总经理的是姚煜。时代周报记者此前曾报道,武汉泰然公司总经理的姚煜,在马新建去职后卸职总经理。

  据张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李可应该是2013年年底被调回了深业泰然深圳总部。2014年下半年,被指派担任天安数码城董事长。两个月以后,戴宏亮离开了天安数码城。”

  “一朝天子一朝臣。李可的行事风格,与原先由港方主导的做事风格完全不同。”据张伟称,李可到任天安数码城后组织了外部审计机构到集团各个项目公司“查账”,导致各方人员疲于应付“审计”,无心业务。

  佛山项目等遭“暂缓建设”?

  屋漏偏逢连夜雨。时代周报记者独家掌握的内部文件《天安数码城(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经营工作报告和2015年度经营工作计划》显示,天安数码城集团2014年交出的业绩同样令人堪忧。

  根据上述文件,天安数码城2014年全年实现合同销售(不含本部)面积22.5万平方米,合同金额21.3亿元,较2013年下降2.3%;实现营业收入23.4亿元,较上年下降13%;报表净利润4.51亿元,较上年下降32%,其中归属双方股东净利润4.2亿元,较上年下降34%。

  此外,上述文件还显示天安数码城地区间发展极不平衡。在租赁收入方面,2014年深圳本部收入8400万元,占公司租金总收入66%;珠三角其他项目收入4000万元,占公司租金总收入31%;外地项目租金收入仅450万元,占公司租金总收入3%。

  而在资金方面,上述文件称“2014年各城市公司均遭受销售压力,外围公司销售缓慢,存货量增大,资金均无法实现自我平衡,资金缺口较大”。

  天安数码城集团投资发展总监胡清元称:“数码城2014年销售业绩、利润的变化在正常合理范围内,深业泰然、天安中国作为股东方仍一如既往支持天安数码城的各项工作。”

  但时代周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到的另一种说法是,天安数码城的销售颓势以及资金紧张,已经逐渐影响了目前诸多项目的推进。张伟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天安数码城在佛山的项目基本属于停工状态。佛山项目施工都进场了,且都到了打桩的阶段,总部领导忽然又推翻了原来的方案,把图纸都改了。听说项目总也已经辞职”。

  “其他如重庆、青岛项目也都停滞了,而北京、上海两地的项目则已经完全否决,不再做了。”张伟说。

  时代周报记者7月19日探访天安数码城佛山项目求证上述说法。该项目分南北两区,目前仍未建成的系位于季华路的“金融商业组团—天安中心”。根据天安数码城对外宣传口径,天安中心“涵盖企业总部、高层写字楼、酒店、商业街、会所于一体”。

  不过,目前现场售楼处门庭冷落,仅两名销售人员关了灯、趴在桌上睡觉,乍眼一看让人有关灯歇业的错觉。其中一名销售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仍有多栋高层建筑在建,整个项目将于2016年年底竣工。不过,该人士拒绝时代周报记者到施工现场探访的要求。

  而佛山天安数码城南区的多名施工人员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项目目前实际上已经基本处于停工状态。“工程款没有到位,所以现在虽然还有人在工地,但是基本上进度很缓慢。什么时候钱到位了很难说。”施工现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面建好的楼也卖不出去。照目前的情况,2016年年底竣工基本不可能。”

  不过,可以侧面印证上述“项目暂缓建设”说法是,《天安数码城(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经营工作报告和2015年度经营工作计划》在“2015年主要工作任务”一项中提及,“数码城2015年仍需采用弹性开发策略,并严格控制开发规模,新开项目将根据市场情况相应调整,并由项目逐一报集团批准;续建项目中与当前市场需求契合度不高的项目,也将继续暂缓建设”。

  不过,天安数码城集团否认了佛山等地项目停工的传闻。

  股东同业竞争问题凸显

  于天安数码城集团而言,不得不面对的还有来自港方股东“天安中国”的同业竞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天安中国历年年报发现,“天安中国”近年来已逐渐寻求全资投资“数码城”,其力度大有再造一个“天安数码城”的趋势。

  根据天安中国2014年年报,在江苏省其全资拥有在建项目包括南京天安数码城、南通天安数码城、无锡天安智慧城三个同类项目,总计建筑面积达84.4万平方米;与之相对比的是天安数码城集团在江苏省的在建项目则仅有两个,分别位于江阴和常州,总计建筑面积为56.7万平方米。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天津。天安数码城集团在天津有建筑面积为121.6万平方米的天津天安数码城;而天安中国则在天津全资拥有另一同类项目“天津天安智慧港”,建筑面积甚至大于数码城,为131.9万平方米。

  在天安数码城总部深圳,颇受瞩目的“天安云谷”实际上与天安数码城集团并无股权关系。该项目开发商为深圳天安骏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工商资料,该公司由天安投资和深圳市骏业云谷投资发展各出资50%成立。原天安中国副主席胡爱民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天安数码城创始人马申则担任该公司董事。

  需要指出的是,深圳天安骏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对外投资的子公司已有7个,包括除却一个物业公司外,其他6个均为深圳、东莞的投资公司。

  据了解,天安云谷为华为科技城区域内城市更新项目。天安云谷最为人乐道的是,华为已与天安云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租用天安云谷一期两栋共计13万平方米的产业研发空间,把部分业务转移至天安云谷,联合共建高科技智慧园区,超过1万名华为员工移师天安云谷办公。

返回列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