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8800-002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企业动态 > 光伏业“缺钱” 协鑫新能源创新融资方式

光伏业“缺钱” 协鑫新能源创新融资方式

发布时间:2015-01-28 来源:中工招商网 618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尽管光伏产业在2014年备受关注、似乎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但“缺钱”这一现实,却是摆在企业管理者面前的难题之一。不少电站项目因资金不到位,而无法顺利建完并网。寻求更多的融资渠道及方式,顺利引入金融机构“入伙”,并实现稳定的电站投资回报,将是今后各公司拔得头筹的关键。

  12月30日,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00451.HK)首席财务官周天白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该公司正使用各类创新融资方式,满足今后较大的融资需求。要知道,未来12个月内,该公司的融资额将可能达到上百亿元以上。

  收购诸多电站

  今年5月,协鑫新能源借由原从事印刷电路板的森泰集团,完成了H股的上市。随后,这家主攻光伏电站的公司,也有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项目出炉:如江苏宿迁绿能22兆瓦分布式项目、中国风电集团青海太阳能发电项目、河北张家口5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呼和浩特总计161兆瓦的农业大棚项目、榆林横山150兆瓦的光伏电站项目及江苏正辉金湖的100兆瓦项目等。

  与此同时,协鑫新能源还计划在宁夏中卫建设国家级的新能源产业和应用示范园区;也与兴业太阳能等携手,拟在2015年开发、建设和运营总计不少于500兆瓦的光伏项目。

  按照目前国内每瓦7.5元~8元的建设成本,仅是参考协鑫新能源在2014年的一系列电站收购及开发举措,如果全部持有,势必在明年会耗资100亿元以上,对此周天白不予否认。而以此前协鑫集团一位高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说法,协鑫新能源在2015年将有3G瓦的电站开发总量目标,那么资金需求可能更旺盛。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阅资料也发现,截至2014年9月底,协鑫新能源涉及的资本性开支为56.44亿港元(约合44.73亿元人民币),此后确定的一系列光伏电站项目,总计要涉及27亿港元(约合21.45亿元人民币),而该公司在未来12月(即2015年9月底之前)所需要的资本性开支约在97.39亿港元(约合77.18亿元人民币)之巨。

  而从2014年9月底,协鑫新能源的实际资金及银行贷款总额,与庞大的融资需求似乎并不匹配。

  彼时,协鑫新能源的银行授信总额仅为3.407亿港元,已使用资金2.688亿港元,有7190万港元的银行信贷未用完;该企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12亿港元,现有融资总额约16.44亿港元。

  从上述这些数字中不难看出,虽然其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远超银行授信,但对于庞大的电站项目投入,势必要有大量融资需求,因此该公司还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

  周天白透露,“协鑫新能源是一家新兴的光伏电站公司,今年7月底才刚刚完成公司架构的设立,而投资电站需股本金,如果要取得银行的信赖,完成审批,也是需要时间的。”

  低成本融资

  他也坦言,在2015年该公司需要有各种方式来实现大额融资,可借助各种方式,比如通过项目建设期贷款、境内外长期贷款、“YIELDCO”的循环资本模式等操作。

  就在12月29日,协鑫新能源与中银国际(即中银国际杠杆及结构融资有限公司)签订了8000万美元的融资协议。这8000万美元被称为“循环利用贷款”,是国内首个据项目本身偿债能力而实现无担保、可循环利用的境外光伏电站建设期贷款。

  在一个光伏电站2~3个月的建设期中,投资方需要一笔资金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

  假设以一个100兆瓦的电站项目为例,其投资额总计为8亿元,企业投入20%(即1.6亿元)的股本金且提供采购合同之后,融资机构将以1:1的配比资金(即1.6亿元)来提供贷款。等到该项目的投资方拿到了银行长期贷款后,会再把之前的1.6亿元贷款通过合理方式还掉,而这笔项目建设期贷款又可再次循环到下一个电站项目,作为“过桥”用。

  “中银国际的这一融资产品,覆盖了我们4个光伏电站,按照2年加1年(1年是延长预备期)的方式来操作。如果我们合作愉快,未来还可由他们牵头再引入其他银行组成银团,进一步降低贷款成本。”他说,建设期贷款的好处是,投资方不需再像以往那样垫付电站30%~40%的资金,而是通过杠杆化的操作来解决。他还表示,由于是境外融资,其实际的资金成本在10%以下。

  建设期融资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长期贷款融资,等光伏电站项目做成之后,又可以做“YC”融资。

  周天白向本报记者解释,YC全称为“YIELDCO”,它与投资实业的基金类似。其特点是,这种基金专注于投资电站项目,可对电站项目进行资产、运行维护的评估,更加专业到位;该基金通过收购、持有项目产生稳定可观的现金收益,“基本上是在电站发电3到6个月之后,该类基金就会介入。”

  他强调,“YC模式”并不参与项目的开发、建设,自身风险较小;等到合适的时机,YC基金会将电站项目对外溢价卖出。周天白称,如果将境外长期贷款结合“YC模式”来看,企业的融资成本将会降低。比如,境外长期贷款的融资成本是6%乘以65%(即项目的投资额比重),而YC的融资成本是8%乘以35%(即项目的前期启动资本金),那么整个项目的加权融资成本是6.7%,而目前市面上较好的光伏电站融资成本估计会在8.5%左右。

  周天白指出,电站不仅应当做固定收息的产品来运营、获得固定收益产品估值,还应作为一个金融产品来打造资本循环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来创造更大的价值。

返回列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