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房出租 • 产业园区招商 • 企业选址平台

全国客服热线

400-1620-628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观点 > 匹克许景南:将品牌进行到底

匹克许景南:将品牌进行到底

发布时间:2015-01-22 来源:中工招商网 783

  “我经历了4次经济危机,今年经济下行持续到什么时候我不好说,但匹克的外销一直在增长。”近日,首届闽商(中国)商会会长合作发展高峰论坛上,匹克当家人许景南说。

  在大多数国人的英文水平都还处在26个字母的阶段,许景南将“丰登牌”改为如今的“匹克(PEAK)”;

  在大多数鞋厂乐于贴牌代工时,这个曾经的耐克代工手却开始着手国际化品牌战略,成为首个赞助NBA的中国体育品牌。

  如何形容匹克人已经走过的26年?许景南用了两个词,孤单和艰难。

  拉板车的年轻人

  虽然已跃身身价数十亿的闽商大咖,但许景南从不讳言自己是拉板车创业出身。

  30多年前,一趟板车从北门到南门可以赚2元钱,只要肯干,多拉几趟就能多赚几趟的钱。许景南的第一桶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今天拉石头,明天拉砖头,后天拉木料,把货运到工厂后,许景南就开始悄悄观察这些老板是如何做的。

  “我的办法是,先去看人家需要什么。别人需要的东西你有了,自然你们就能走到一起,就可以插手进去,踏踏实实学。”于是,许景南跟一个矿主谈好,他用免费的劳动力换取锅炉烧掉的煤渣。每天他都把没烧完的煤拣出来,去打铁,再用细灰去烧砖,纯渣用来做建筑隔离层,这样慢慢就形成了一条产业链的雏形。

  尝到甜头后,他又同样靠“偷师”和交换资源的手段,先后创办了包装厂、拖鞋厂、木箱厂、机砖厂等10多个企业,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瞄准制鞋业

  上世纪80年代初,泉州胶鞋厂生意很火红,许景南开始把目光瞄上当时耐克在泉州的鞋厂。

  那时候耐克设在泉州的鞋厂几位高层人员跟许景南比较熟,于是许景南和他们谈合作,做他们的加工配套。有了意向后,1988年许景南开始筹资建工厂,但刚建好厂房,耐克在泉州的厂却因为某些原因搬走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深陷困境。这种窘迫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许景南痛定思痛后,“狠掐了一下大腿,一不做,二不休,我要自创品牌!”

  就这样,许景南招集了耐克厂原来留下的一批人员,开始自创品牌之路。1989年,工厂的第一双运动鞋上市。

  品牌梦

  许景南的大国品牌梦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彼时,匹克成立不到5年。连续一段时间,他去国外考察,受到很大冲击:中国企业为外国品牌代加工的鞋子、衣服,运到国外,人家品牌商家基本不用改动,转手一卖,价格涨了10倍,赚得盘满钵盈。再说到市场对鞋服的需求,很多国家的市场需求远远大于中国。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外国人只认品牌,尤其是国际品牌。没有品牌的商品,质量再好也卖不出好价钱,甚至卖不动。

  国际化征程

  匹克要创国际品牌!1991年,许景南在公司内部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招来很多反对或质疑。他力排众议,坚持主张品牌国际化征程:

  首先,名称国际化,把中国味的“丰登牌”改成了外国人一看就能理解的“匹克牌”(英文PEAK,高峰的意思);其次,产品标准和管理标准国际化,先后取得产品质量保证体系认证、环保认证等;第三,商标国际化,开始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注册商标;第四,品牌国际化,积极对接国际体育资源,提高品牌的国际知名度。

  一炮打响

  当时许景南就提出了一个口号,宁可不要金山、银山,也要做品牌。

  所幸,由于原本是为耐克配套而设的匹克在制鞋技术和人员技能方面都高人一筹,许景南很快与八一篮球队达成合作,为“八一队”成功研制出国内第一双大码篮球鞋。

  当时匹克生产出来的篮球鞋,中国还没有企业有能力生产。事实上,90年代以前,中国篮球队没有真正的篮球鞋,运动员穿的都是胶底布鞋。而匹克生产的是现代意义上的篮球鞋,布面柔软、轻巧结实。1991年,伴随着赞助八一篮球队,匹克名声大震。由于没有竞争对手,匹克鞋很快成为了当时的抢手货,由此产生了后来著名的“北有双星,南有匹克”的说法。

  赞助NBA

  2005年12月的一天,常看NBA的中国观众发现,球场旁的广告牌中显示着四个显眼的汉字:中国匹克。至此,这个1988年发迹于福建泉州的制鞋代工小厂,仅用了17年的时间,就以中国运动品牌首个入驻NBA赛场的身份,与耐克、阿迪达斯并肩站上了世界级的秀场。

  2005年,匹克正式联手NBA,开启国际化道路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作为匹克的当家人,许景南在告知签证官自己是因赞助NBA而赴美看球赛时,却被质疑说谎,差点没能见证这一刻的到来。

  “签证官问我跟NBA什么关系。我说我是NBA赞助商。说了这句话他就把我签证扔出来了。他说NBA那么有钱还需要你们赞助啊?”许景南回忆,后来他提供了合同、照片。签证官说这些都可以是假的。许景南又拿出签约的文件正本给签证官看,得到的却是“留存文本,尚待查实,等待通知”的答复。经过一番查实后,许景南在第二次办理时顺利地拿到了签证。

  计划经济思维痛失“鞋王”老大

  2000年,安踏取代了匹克晋江鞋王的地位。这期间匹克稳占“鞋王”的位子整整十年。许景南的儿子、匹克集团CEO许志华回忆到“我们的企业就像是站在电梯里的人,站着不动,也会一直向上升。”

  除了安踏,这一年30多个大大小小的晋江鞋业开始围剿、蚕食匹克的市场份额。渠道的扩张早已从百货市场转移至批发市场,甚至从批发市场转移至加盟连锁店渠道体系。

  正是走百货市场这种老大思维制约了变革。1993年,安踏已经进入批发系统,批给一些零售商,由于同是民营企业,轻易把他们变成经销商与代理商,但许景南却无法做到,他的合作伙伴是百货大楼这些国字辈的老大,绝不会委身去配合做匹克的代理商。同是,心中对百货商场的小期待也导致许景南迟迟没有下变革的决心。

  上阵父子兵

  在这一轮渠道转型战役中,匹克的步伐相对迟缓。直到2002年,匹克才完成渠道全面改革,比预计的三年多了整整两年。

  渠道的改革还给匹克带来了人事震动,人才纷纷流失。为了支撑匹克大局,2000年,许景南拉来当时还在上大学的二儿子许志达回公司帮忙。一年后,许景南又让刚刚从四川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毕业的大儿子许志华放弃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去华为工作的机会回到匹克。

  至此,匹克正式进入了“父子兵”时代。

  小许初长成

  说服许志华的过程是这样被许景南描述的。许志华的目标很明确,要创国际品牌,这也是他签约华为的目的,先到外面的企业做一段时间,学习到东西再回来。在许志华心中,父亲的企业生产的鞋与耐克、阿迪相比总是“不那么时尚。”

  许景南对儿子说,你想学习,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学,你在华为去学,在匹克同样可以学。我这个创国际品牌的平台也不算小。意气风发的许志华回到匹克,这也是匹克传出的最早交班信号。

  为了避免儿子与元老系统之间的矛盾,许景南深思熟虑,派许志华到新业务的增长系统中。许志华创建起市场部、品牌部等原本不存在的团队,并把主要精力放到国际化品牌的推动上。

  然而,第一代与第二代之间的矛盾从未消失。许志华喜欢从专业化手段解决问题,而许景南更加关注成本,对成本极为重视。刚进公司的许志华心里着急,他急需改变公司的封闭文化,权谋斗争,甚至不惜与父亲拍桌子。然而,十年以后,在父权在公司仍位于鼎盛的匹克,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意义风发。

  许景南不允许儿子在原则问题上出错,比如用人。许志华易于接受现代企业制度,相信一些具有高学历背景等履历优越的人,而许景南则更强调对这个人是否足够了解,报酬与能力是否相符。

  “他对外面的人信心特别大,有一个位置,人从外面请过来,内部的人信心就没有了,再一评论,工资比内部都高,那我们企业就完蛋了。”许景南倾向于培养公司内部的人,认为引进一个人对内部影响非常大。这与大大许志华引进新动力的思维正好相反,从而打击了信心。

  他跟父亲谈过这个问题,许景南表示要平衡,但是绝不同意许志华自建系统。许景南并不强调原有的系统是完美的,但是这个系统“存在即合理”,许志华碰不得它。

  拒绝政府白菜价土地

  作为传统制造业大佬,许景南并非没有遇到过进入其他“日进斗金”行业的诱惑。比如,政府曾经要给他一块批好的土地,一亩20万元的商业用地,但是他“没敢要”。

  “这个房地产如果我做不成功,对不起领导。如果我在房地产赚到钱,有可能会放弃创国际品牌。最后房地产出现危机了,品牌也没了,什么都没了。”

  做老板要过三个关

  许景南认为,要当一个企业家,要过三个关。

  第一是淡季关,淡季怎么养工人?防止淡季的出现是老板要考虑的;二是还款关,大家都说借钱难,然而许景南觉得借钱不难,难在还款;第三是年关,材料供应商的货款,员工的奖金等等,都是年关时要解决的。

  搭上“海丝”快车

  2009年,匹克国际化迎来一个大突破,企业成功在香港挂牌上市,实现了资本国际化。也是那段时间,华为、联想等大企业的成功国际化都带起了中国品牌在国际上的认同度。

  恰恰在这个时候,许景南和匹克盼来一大利好——“一带一路”战略提出,政府进一步鼓励企业走出去。“政府将会在外管、税收、银行和保险等方面,扶持企业打国际市场。以前大家对打开国际市场没信心,在国内特别是在泉州,积极走品牌国际化的企业很少,25年来,我们走得很孤单,很艰难。”许景南说,但是现在是大势所趋,政府也鼓励,许多企业摩拳擦掌要走出去,随着大批企业走出去,中国品牌就有了集成效应。

  卖有价值观的鞋子

  跟华为、联想等技术性企业不同,体育用品是外观性的,许景南说,卖鞋一定要有价值观在里面。2008年时,因为战乱,伊拉克国家政府都没有了,匹克支持伊拉克足球队来到北京参加奥运会,后来伊拉克战争结束了,匹克在伊拉克开起门店,鞋子卖得很好。

  进军私人飞机业

  最近,许景南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是一家叫美国泊鹭飞机公司的股东。这家飞机厂在山东菏泽,其生产的飞机叫“海王”,主要特点是水陆两栖都可以停降。一位接近许的人透露,许是一个酷爱飞机的人,但他不会买这种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奢侈品”。之所以要入股飞机公司,一方面是朋友的劝说,另一方面,这架飞机公司就靠近菏泽匹克工业园——一个占地2000亩的生产基地(如今一半已投入使用)。这就意味着,他入股飞机厂也等于在当地的另一种“落地生根”,对匹克自身肯定有利。

  不过,有人在珠海航展上问起卖飞机这事时,许景南只是说,卖飞机这事纯粹是个人爱好。这种说法有着中国式的狡黠,也许是他生怕这种新身份给他的匹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慈善并不高尚

  有两个儿子做得力助手,现在,许景南对公司的关注也越来越少。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向了慈善。曾有记者问及是否记得这些年一共捐了多少钱,许景南说他并不大记得了,“应该在1亿元以上吧”。

  许景南并不太愿意媒体涉及这一话题。“许多记者要采访我,讲慈善与做生意有啥关系。我说你不要来。我就是做点好事,可以让内心感觉安稳。”

  即便如此,许景南的作为还是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在《福布斯》中文版4月底发布的“2009年中国慈善富豪榜”中,许景南以2100万元的捐助位列67位。对此,许景南的表现同样淡然。许志华则表示,之前福布斯方面并未与匹克集团联系。实际上,匹克集团去年捐款并不止2100万元。

  “慈善是人内心的安乐椅,不要把它看得很高尚。”许景南说。

  在纽约时代广场为家乡泉州打广告

  北京时间2014年2月14日,一则由东亚文化之都——泉州形象的宣传片在纽约时代广场户外大屏幕播放。此次泉州形象能走向世界,是许景南一手促成的。对此,许景南表示,匹克从开始到成长壮大,离不开家乡政府和父老乡亲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因此,匹克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和纽约时代广场为泉州“打广告”,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知道这个古老、繁荣的城市,希望泉州人、泉商、泉企能够更多地走出去,展示泉州的实力和风采。

  家族企业传承不好主要怪老爸

  作为培养了两个儿子做接班人的闽商“创一代”,许景南认为,企业常在第一代领导人退下火线的时候出问题,主要是因为没有把拥有权及管理权分开来传承,而是妄图把两者混在一起,都由家族成员一并承继,徒然增加了承继的难度。传承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过程,不能以为交班了就一劳永逸了。作为父辈,要制定传承的计划,明确所有权的分配等,传承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主要责任在父辈。

  “在传承过程中,产权清晰是第一位。目前家族企业产生纠纷的根本原因,实际上都是产权纠纷。”

  其次是要明确战略目标,要把握原则性、方向性问题。企业基业长青要有一个比较系统的发展规划,要在决策和管理上有一定的延续性。不要把企业多年沉淀下来的好多的东西丢掉。

  第三,要考察接班人的事业心,有没有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意识。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是情商,情商虽然没有标准,但是不能忽视。情商是接班人在与人沟通方面的能力,年轻人在接班后一定不能操之过急,一定要从严格要求自己入手,再严格要求别人。不要躺在父辈的功劳簿上。

  第四,家族企业传承的不仅仅是企业,更是一种精神、文化价值和社会使命感。在企业控制权的交接中,企业所有者可以进行交接,但是企业所有者的使命感、价值观和对目标理想永无止境的追求却不会改变。这是企业发展的持续动力和生命源泉。

  谈闽商家族产业链:抱团稳定

  在许景南看来,闽商的特征第一点都是白手起家,闽商在抱团,闽商的抱团跟浙江的抱团,跟广州的抱团不一样。浙江一带做企业一般是以股份制为主,亲戚朋友你出多少钱,我出多少钱建立一个公司。而闽商都是家族企业,这个家族哪一个人起龙头作用,其他人在做一些辅助,形成产业链,有的做鞋,有的卖鞋,有的做材料,有的做品牌,所以它整个产业链都是家族的。所以稳定性更高。

  “如果你出多少钱,我出多少钱,建立一个公司,往往到一定时候这些股权,谁出的力大也一样,因为他们原来都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你出3000,我出3000,每个人都出3000,但是我出的力大一点,我股份是跟你一样的,他们也是没有考虑谁出力大,股份就多,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最后都会出问题。”

返回列表

分享到: